——有一种幸运叫做命运使然,有一种不幸叫做最后一次
镜头中的中缅边境,演绎了这样一段跨越十年的恩怨情仇。
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故事中甚至没有确切给出一个主要人物的姓名,我只好用演员的名字来代替。
孙红雷:毒贩,贩毒为生,十年前一次交易失败为求生绑架了牙医倪大红的女儿王珞丹。十年后看破一切决意为了王珞丹离开这条道路。

      故事从沉默中展开画卷。
   王珞丹的忧郁、孙红雷的冷酷、倪大红的麻木,在故事之初便瞬间释放了大量的信息,让我不知不觉挺直了腰杆,想要追寻故事的答案——似乎,略显平淡。
   而转瞬即来的汽车追逐,张默和杨坤的斗智又让情节突然爆发能量,故事的主题似乎成为了两条平行线:父女感情、缉毒追凶。
   带着强烈的期待感,电影开始了章节式的叙事手法,凌厉的镜头感、简洁的台词、紧张的音乐,让整部电影具有强烈的侵略性,观者不自觉代入其中。而主题似乎又开始分叉:关于命运,关于抉择。
   随着“他们说这是最后的晚餐,他们根本不了解我们……你以为人们真的很感动,不过只是遗忘的开始……”片尾曲的响起,我才意识到电影已经结束,而故事所散发出来内涵却萦绕在我脑中。
                        第一章 关于命运
    没有狗的嗅觉,女孩发现不了毒贩(杨坤)的古怪;没有女孩的好奇心,毒贩(杨坤)不会控制女孩;如果女孩的哥哥(张默)不是警察,杨坤动不了杀机。
    毒贩(孙红雷)和干爹如果不需要拔牙,王珞丹不会被绑架;王珞丹不被绑架,她爸爸(倪大红)不会帮孙红雷送回毒品;而没有这些毒品,倪大红不会被判入狱十年。
    而最后一次的毒品交易,杨坤、孙红雷、张默以一种宿命式方式相遇,两条平行线相交,既让人感叹命运之不可捉摸,又有一种因果的感悟。
                     第二章 关于叛逆与信任
    浓重的眼影、松垮的走姿、泼妇式打架、派出所拘留,让妹妹具备了我们对于混混所理解的特质。
    从派出所出来的路上。
    张默问:为什么总是打架,为什么这些问题都去找你?
    妹妹答:因为我本身就是个问题。
    而当妹妹说,隔壁那人很古怪,希望张默去看看,张默是不相信的。这时候我的心已经揪了起来,或许她有这样的那样的问题,但是她是你的妹妹,你要相信她,你去看看啊,这时候我们其实内心已经有了回答,原来我们通过自己片面的观感,从内心已经认为妹妹是不可信任的,当她需要这份信任的时候,我们推开了她。
    妹妹被毒贩(杨坤)用塑料蒙住头部,因窒息而挣扎时,我的内心其实更窒息,更挣扎。
    当妹妹获救时,虚弱的喊出:我就说他有问题,你就不相信我!一种心酸的感觉由心而生,那句脏话却让我笑出了声——如片中插曲,就算你是个问题,但对于我你是整个世界!
                      第三章 关于抉择
    贯穿故事始终的不止有命运,还有对于命运的抉择。
    女儿(王珞丹)——就算知道这条路是错的,但是我觉得现在很
幸福,我习惯了。
    爸爸(倪大红)——我不需要你幸福,我只要你活着。
    毒贩(孙红雷)——最后一次交易,虽然依然察觉了问题,但是必须去。
   每个角色都在自己的位置上作出了对命运的抉择,不论对错。
   影片最精彩的部分,最后一次交易。(毒贩)孙红雷、(毒贩)杨坤、警察(张默)对峙,孙红雷告诉张默,我真是最后一次了,给条活路。孙红雷给出了自己的选择,而张默依然拔出了枪。杨坤面对毒品内藏的枪,他选择了击倒张默,而面对贪婪,他选择了让孙红雷把钱和毒品都留下,结果发现原来枪内只有一颗子弹。面对命运,他们都做出了自己的选择,也付出了代价。
    片终,机场。当面对爸爸(倪大红)已经通知了警察的行为时,孙红雷做出了作势拔枪的选择,付出生命的代价希望一切结束,那一把钥匙是男人责任的钥匙;而爸爸也践行了自己的选择——对于女儿,我不需要你幸福,我只要你活着。
    影片把孙红雷在家吃饭与出门交易的镜头闪现了两次,似乎在告诉我们——如果让孙红雷再选一次,他还会选择必须去。

王珞丹:牙医倪大红的女儿,被绑架后渐渐习惯了与孙红雷在一起的生活。

    片尾曲,《最后的晚餐》仿佛是对我这篇影片的注脚与嘲讽——你以为人们真的很感动,不过只是遗忘的开始……我以为我现在很感动,或许只是遗忘的开始。

张默:缉毒警察,因为妹妹的关系偶然参与到缉捕孙红雷的案件中。

题外话:张默前段时间因吸毒时间备受关注,而这次在边境风云中出演警察,而且表演深刻,我会信任他,如信任那个叛逆的女孩。

杨坤:毒品买家,一直是孙红雷的生意伙伴,时刻在躲避警察的追捕。

附:影片中两首歌的歌词
插曲:
左小祖咒 – 忧伤的老板
专辑:大事
歌词吾爱 ☆ 檀星洲 制作
由于欧洲的天气转暖
候鸟已推迟南飞
就在熹微的曙光透过窗子的时候
啊,我心上的人儿
你为什么不那么快来到?
啊,我心上的人儿
你千万千万不要想不开
对于这个世界
你相当的古怪
对于我
你一点也不奇怪
对于这个世界
你是一个麻烦
对于我
你就是整个世界

倪大红:牙医,王珞丹的父亲,十年前为救女儿不慎入狱,出狱后仍希望救回女儿并不懈地努力着。

你肯定明白人生的运气多么重要
但要努力才可能不用拜佛
啊,你如果等到日出
可以幸运地帮我拍照
啊,那是一个早晨
我们迷失的孩子再次回家
对于这个世界
你相当的古怪
对于我
你一点也不奇怪
对于这个世界
你是一个麻烦
对于我
你就是整个世界

故事本身其实并不复杂,寥寥数语就可以概括清楚。重点是在电影本身,不论是表现手法,还是对每段情节节奏的掌握,都值得人们去细细推敲。
电影的段落分明,是少见的分章节形式,其中包含了大量的插叙,倒叙的镜头,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风格特异的动作大片《杀死比尔》。然而,《杀死比尔》中快节奏的动作场面在《边境风云》中并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是大量的长镜头,以及场景、人物细节的特写。
大量长镜头的运用难免会使人产生压抑,紧张的情绪,这在章节一《狗》中体现得尤为明显。杨坤由于买卖毒品,每天提心吊胆地过活,家门口的破旧灯罩里是他装的隐蔽摄像头,低调着装的杨坤在影片中从头至尾都没有露出过一个哪怕是伪装的微笑。导演成功营造出了他这类人的生活氛围,低调、压抑、神经敏感,在刀口上过活的日子。
片中另一大亮点,是大量的细节捕捉,往往每一个镜头都有它独到的含义:破碎的灯泡、上面满是尘土的开关、习惯脱掉鞋子走路的兄妹、看似不合时宜的一句台词。我们作为观察者,却无时无刻都在消耗着自己的脑细胞,想要推敲出这些看似无关紧要的画面究竟是导演想向我们表达些什么。
影片中没有给出角色的具体名字,连对于他们背景的介绍也寥寥无几,只能从故事里为数不多的人物对白中推理出一个大致的方向。例如缉毒警察张默,应该是父母双亡,与他的妹妹相依为命。因为在他的妹妹因为打架被拘留,张默把她领出来后,在张默的车上,张默对于妹妹的指责大声斥骂她,“我不管你谁管你?”又例如孙红雷,不明原因地认了一个缅甸黑道大哥为干爹,通过影片所表现的细节,可以推测他必定有一个不愉快,甚至可以说是惨痛的童年。王珞丹与父亲的那层隔阂显然是整个故事中最纠结,也最让观者难以理解的部分了。王珞丹小时候被绑架出境,长大后当他有机会回到父亲身边时,她竟然选择了不去对生活做任何改变,而她的回答仅仅是“习惯了。”由于这里很难让人去理解她的内心情感变化,就更加让人忍不住去猜测其中的缘由:是因为爱情放弃了亲情?亦或是她本就对于父亲怀恨在心?而想要有一个答案,又不得不去关注导演给你安排的一个又一个细节,这就构成了片子对我们吸引力的一个架构,不管它展现给你看的是什么,都要你自己去用脑袋想。
在我看来,对于王珞丹内心情感变化的路线有三个大点可抓:一是王珞丹测孕后知道自己怀上了孩子;二是第二章《往事》中倪大红在工作时对着门外焦急等待的小女儿王珞丹发出一声不像是为人父的大喝“马上就好!”;三是重逢后的王珞丹对父亲说,“现在的母亲也是他(孙红雷)在照顾。”由此可见,王珞丹对于绑架自己的孙红雷的爱,必然是原因之一,但说她怀孕的镜头只此一个,所以应当不是主要原因。通过她与父亲的言谈,不难推测王珞丹的父母早在十年前就离婚了,而王珞丹跟着父亲住,或许是父亲对于小时候的她并不是那么关爱。因为当时在玻璃门外看着父亲工作的王珞丹一言不发,完全没有那个年龄的小女孩儿应有的活泼。所以王珞丹难免对自己的父亲有抵触的情绪。这当然都是我结合故事本身的一些推测,说不得就一定是对的。
《边境风云》的宣传海报上打上了“中国版《这个杀手不太冷》”的标签,显然是想借这部成名的法国电影来吸引观众的眼球。《边境风云》不论是不是以我的眼光看,都无疑是一部出色的电影,但一打上这样的标签,就难免会让人拿它和《这个杀手不太冷》作比较,反而容易让人忽略了电影中独树一帜的部分。
立意上,我倾向于这是一部关于抉择与人性的电影。故事由于叙事手法的关系,给观者的惊喜不断。冗长低沉的钢琴伴奏时不时就跳出来随风飞舞一段,但这风究竟把剧中人的人性吹向了哪一边,却又很难一个一个抽丝剥茧的分析。
其中前后反差最大的莫过于孙红雷了,他完全是一个正邪位置的对调。几乎是从他出现开始,就不停在自己人性的边境来回抉择。从最开始绑架王珞丹,他的内心就在挣扎,杀,还是不杀?在自己搭建的教学楼因工头偷工减料而倒塌,造成八个学生丧生后,他在思考,继续贩毒,还是金盆洗手?在他联系了杨坤决定进行最后一次交易,洗手不干时,面对王珞丹劝阻,他又何尝没有纠结,去,还是不去?在最后,孙红雷被警察击毙在机场,临死前,他偷偷地把藏着现金地方的钥匙,偷偷交给了王珞丹的父亲倪大红,他又何尝不知道,他的这个下场,是倪大红和警方联手的结果,但最后,他放下了芥蒂,放下了仇恨,只为完成一次蜕变。为了王珞丹,也为了他自己。
缉毒警察张默,无疑为故事的结尾更添悲剧色彩。他之前来到倪大红的家中告诉他,当年他孤身前往缅甸营救女儿时,鞋上窃听器的接听员听出了那是放鞋的声音,推测出他并没有被孙红雷杀掉。后来那个接听员也很后悔当时把这件事告诉警察,致使倪大红运毒被抓,没能救出自己的女儿。张默随杨坤来到交易现场,孙红雷一眼便看穿了他的身份,他古井无波地说了这样一番话,“这是我最后一次,以后就洗手不干了,放条生路,行么?”我当时几乎就听到了来自于张默内心深处的强烈挣扎。但是作为警察,张默无奈之下拔枪相向,就如同《无间道》中梁朝伟在天台用枪指着刘德华的脑袋,无奈吐出了一句,“我是个警察。”不同的是,张默一句话都没说,但他内心的强烈波动都被观者看在眼里。
杨坤是个杀手,心思缜密,冷血无情。最后他拿出孙红雷藏在毒品箱子里的手枪,一枪击倒了张默,转而把枪口指向了孙红雷,“你可以走,钱留下。”孙红雷给了他机会,就像他给了张默机会一样,可悲剧终究是发生了。在道义与贪婪间的抉择,杨坤心中的天平,还是偏向了后者。杨坤,扣动了扳机,却惊讶地发现枪里已经没了子弹,唯一的一颗子弹,他用来击倒了张默。一切,都在孙红雷的掌控之中……
有一种幸运叫做命运使然,有一种不幸叫做最后一次。这三个人,终究没有逃出悲惨的命运,孙红雷的这最后一次,也因为死亡而画上了句点,他被警察击毙于机场大厅。
抛开这三个主要人物。故事中有太多的场景都值得观者去深入思索:当张默的妹妹因为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儿与合唱团的另一个人扭打在一起,合唱团的其他人竟然依旧低头唱歌,甚至没有抬头看她们一眼,视两人如空气一般。这镜头看似荒诞不经,实则发人深省。还有在孙红雷决定洗手不干,派手下去找杨坤进行最后一次交易的时候,手下告诉杨坤下个月不用来了。正是杨坤最后那一句“为什么?”成了孙红雷的手下决定干掉孙红雷,自立门户的导火索。
故事发生在中缅边境,其实也发生在每个人人性抉择的边境。趋利避害是人的本能,在自身安全、仇恨,甚至是金钱面前,有些东西似乎竟真的没有那么重要了。但面对命运,千万不要放弃挣扎,纵使面对不幸,也要挣扎着活着。

它充满费解
当你又骂了街
得不到缓解
在布满死寂的台阶
惨淡不堪
一个忧伤的老板
没有了负担
胜似一张订单
对于这个世界
你相当的古怪
对于我
你一点也不奇怪
对于这个世界
你是一个麻烦
对于我
你就是整个世界
对于这个世界
你相当的古怪
澳门新葡亰官网app,对于我
你一点也不奇怪
对于这个世界
你是一个麻烦
对于我
你就是整个世界

边境风云主题曲《最后的晚餐》歌词
王韵壹

他们说这是最后的晚餐,
他们根本不了解我们,
只有我们愿意
只有我们故意
这才会是最后的晚餐
他们说这是最后一首歌
他们根本不了解我们,
只有我们故意
只有我们同意
这才会是最后一首歌
你以为你确曾伤害他,
你以为他确曾爱着你,
你以为人们真的很感动,
不过只是遗忘的开始
他们说这是最后一首歌
他们根本不了解我们,
只有我们故意
只有我们同意
这才会是最后一首歌
你以为你确曾伤害他,
你以为他确曾爱着你,
你以为人们真的很感动,
不过只是遗忘的开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