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很多人都对《世贸中心》蛮失望的 。我给它的评分是推荐
,我希望人们能看看它,尤其是国人。据我所知,911事件发生后,部分中国人的心态多少有点幸灾乐祸,这样的心态真的是极不人道的。

《世贸中心》据说是第一部宣称要开拍的直面911事件的美国商业片,除此之外,会让纽约人产生更大心理反应的原因在于,此片的导演是奥利弗斯通。他是典型的阴谋论者,言行大胆,对政治问题又极为敏感,在911事件发生后几个月,他就公开表示要结合美国和阿拉伯人两方面视角,来拍一部反映恐怖主义的电影。于是,将《世贸中心》想象成一部类似于迈克尔摩尔《华氏911》那种直截了当,辛辣讽刺的作品,也是再正常不过的。

很多人或许指望《世贸中心》是那种应该去电影院看的“灾难大片”,算了吧,奥利弗
斯通再怎么“无政府主义”也不会干这事的。我觉得奥利弗斯通把它拍成现在这样是非常妥当的,而且并没有像有些人说的那样“失去了本色”。纵观奥利弗斯通电影,我感觉奥的本色是“阳刚”与“人性”。“阳刚”使人过目难忘,容易成为标志,“人性”虽然深刻却常被“阳刚”掩盖而惨遭忽视。

 

《世贸中心》就是这么一部关注人性极为深刻与真挚的电影。或许又该有人跳出来大谈此乃“美国精神”,请别言必“美国精神”,什么《阿甘正传》是“美国精神”,《拯救大兵瑞恩》是“美国精神”,好像美国人想拍些积极向上的电影就是“美国精神”了,算了吧,好好扪着良心自问下什么是“美国精神”?什么是“中国精神”?什么是
“世界精神”?感情不是语言,它本应该是全世界共通的。如果你认同这一点,那么911悲剧从任何角度看都没有值得高兴我们高兴的地方。

然而,当人们真正看到《世贸中心》的时候,却是完全不同的另一番景象。两个纽约警察在恐怖袭击发生之后,混乱中去进行抢险救灾,被埋在了废墟里。接下来的故事就变得非常简单,尼古拉斯扮演的警察与搭档,动弹不得,相依为命,彼此鼓励,他在此片的大部分时间里,肢体语言就跟《人骨拼图》中的丹泽尔华盛顿一般。而另一方面,两位警察太太,在得知丈夫进入大楼,如今生死不明后,表现出痛苦,焦急,以及一丝渺茫的希望。这种冲锋陷阵的勇士和以泪洗面的亲属间相互穿插的故事结构,很容易让人想起梅尔吉布森主演的《我们曾是战士》。这部越战电影,最为人所诟病的地方在于,好莱坞的电影人似乎开始忘记了越战的政治荒谬,而沉溺在浓得化不开的亲情之中。更具讽刺意味的是,当年最常拿来与《我们曾是战士》对比的,就是奥利弗斯通的越战三部曲。

我认为,只要脑部无先天生理疾病的,自娘胎里出来都是善良的,并且全世界都一样。废话太多了,就这样吧,2001年9月11日前出生的,看了电影感觉痛心疾首的,为无辜的人们自觉默哀1分钟吧。

 

斯通的电影,之前每一部都能引起巨大的反响与争议,而这一次《世贸中心》是让人大跌眼镜。而我相信,这两种惊奇是有差别的。911确实改变了太多的东西,电影人也不例外。《世贸中心》如果不交待事件发生的时间与地点,也不过是一部再普通不过的灾难片,此类片子好莱坞制作了太多太多,不同的地方也仅仅在于《世》中的主角在影片的大部分时间里,失去了活动能力。

 

真的有点看不懂奥利弗斯通了,难道跟他曾在北京探过班的张艺谋一样,学会了给自己的电影做减法了,又或者和奈特夏马兰一般,开始玩弄观众的猜测,反向思维了,哎,以上的这些猜测,倒是符合之前斯通最钟情的怀疑论调。在此文的最后,我也只得复述这位大导演自己的话,他说《刺杀肯尼迪》是在事件发生后三十年拍的,《野战排》是十五年,《尼克松》是二十年之后拍的。这段的意思,如果没有理解错的话,他的911电影还会有下文,也总算是对《世》失望之余,对未来残存的一丝希望吧。

澳门新葡亰官网app,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