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现有的三分之一,逐渐整理

历时好几个月,终于把《银魂》动画看完了,被《别了真选组篇》伤感又温暖的气氛弄得有点痴,所以要写点东西,好让自己从《银魂》的坑里爬出来。

相似或类比

银时&土方

  • 没有坏人,只有恶人
  • 他们在新时代选择了不同的道路,但都在寻找几乎相同的信仰的正确
  • 这些不同的道路大致包括:
    激进地服从环境(收编前的新八;高荷),
    方法论地服从环境(妙;神谷),
    以犬儒或貌似变态的面目方法论地同化环境(冲田;比古),
    寻找新的信仰以顺应环境([ ];宗次郎,方治)
    适应良好其实虽然不能说是假的但似乎是骗人的(土方;斋藤)
    完全听不进,闹翻了(桂;收编前的左之助,弥彦,苍紫,安慈,太多了)
    完全听不进,凑巧混得下去但这是不稳定的(瞎子哥;刃卫)
    我疯了–是闹翻了的一种(高杉;志志雄)
    以及等等

  • 武士道是守护

  • 守护的本质是容易被忘记的,因为“守护的对象是什么”太迷惑人

    在乱世里他们守护了信仰,但却因失去了具体的人而深感无力和困惑,这就成就了那句四处可见的看似有理实则狗屁不通但却确实对此类人具有杀伤力的“连身边的人都保护不了还说什么@#$%^&”句式

  • 所以在新时代里,身边人是他们的情结
  • 等到有朝一日他们不再被那句话杀伤的时候,他们就了不起了

    这一次,少年武士的形象不是冲田(宗次郎),而是在土方身上复活了。两个角色的性格相差甚远,但他们尽了相同的义务。他们都成为了”少年武士”的好容器。

俩人很不一样。

  • PTSD
  • 瞎子哥
  • 把小朋友挂在剑上
  • 做饭像毒药的漂亮姑娘
  • “父亲的道场”
  • 铸剑人和剑客的迷惑

黑白不同的两人


关于头发:一个是白发,一个是黑发;一个天然卷,一个自来直。银时好像说过最大的梦想就是有一头柔顺流畅的直发,对土方的头发应该是满满的羡慕嫉妒恨吧。土方的眼神凌厉,被银时称为“青光眼”,银时平日里无精打采,被土方叫做“死鱼眼”。

应该不会错了,冲田对神乐做了坏事都是多串去向老板道歉,老板见到多串就会变身为S星人(比如,抓甲虫和闯柳生家那两集),还有什么好说的。

关于爱好的食物:银时是不折不扣的甜食爱好者,工作室的牌匾挂的都是“糖分”,日常饮料是草莓牛奶,被人请客必点圣代;土方痴迷蛋黄酱,所有的食物必以蛋黄酱为佐餐,连抽烟的打火机的都是蛋黄酱瓶子造型,保护栗子的爱情也装成蛋黄酱星人。还有,为了参观蛋黄灵工厂几乎要倾家荡产了吧?


关于职业:一个是曾经的攘夷志士,一个是当代的警察。银时会叫土方是税金小偷。当然,土方叫银时万事屋的,当面吵架时叫“混蛋”“你这家伙”。

觉得这里头的冲田的形象设定非常令人喜欢,这个冲田的设定可以补偿观者内心对历史上的冲田所抱的遗憾(肺病也被姐姐得去了)。听说他的配音也是名角,语调很恰当,我最喜欢听他啷里啷声慢吞吞地喊hijikata
san, hijikata san,一听就知道土方又要倒霉了。

澳门新葡亰官网app,在《越是互相讨厌的人越是相似》那集里,俩人简直互看不顺眼、互相较劲到极致了,但正如该话标题所示,归根到底还是因为相似吧。不是曾被神乐吐槽,如果银时的头发染黑拉直,两人根本就是一样的嘛。


又是一对姐弟,这个姐姐君的额正中一簇发和那个姐姐君也太像了,这个姐姐这边厢也有一个未婚夫,那边厢也有一个马尾辫的少年,两边厢是不一样的立场,搞到最后总是要兵戎相见;弟弟君因为姐姐的缘故对马尾辫少年又爱又恨,他们是这个三角关系里最后的发难者,谁叫姐姐们总是腥风血雨里的白梅花香(或者辣仙贝香);面对这乱世里的奢望,两个马尾辫的少年有了不一样的选择,这两个选择一个叫做守护,另一个也叫做守护。结局一样。

一样的不够坦率、别扭到死的性格,一样在粗暴中透着细雨润无声的丝丝温柔。土方明明深爱着三叶,却始终不敢正视她的爱,哪怕到三叶临终前也没能见面;明明深爱着每一个部下,却动不动张口闭口让他们去切腹。

整个银魂的故事开篇不多久时土方与冲田初次登场,冲田从背后瞄准土方时他冰冷的声音因其不协调而令我至今难忘。这个突兀的表达在第86集终于、终于得到了回应,马尾辫少年第一次来自己家,弟弟君被他喊着”前辈”一路拖走时突然听见姐姐的笑声,看见姐姐的笑脸,那一刻弟弟怔忡的表情,就是所有一切的原因。这些后来被叫做狼的少年告别家乡的那一天,弟弟在大树背后听见了姐姐对马尾辫少年说的话,镜头温柔地仰视着弟弟长大的瞬间,那一刻划过他脸庞的枫树叶,就是所有一切的原因。
这个冰冷声音的结最后解开了,弟弟君挂着不光荣的伤口瘪瘪地坐在装睡老板身边,我听见一个消散在空气里的哽咽,他的声音低沉充满温柔的感情,在长长的走廊回响,一直一直在说”我明白”。对马尾辫的少年,他怎么会不明白。弟弟总是什么都明白。

银时的别扭就是角色本身的存在嘛。用小玉在《金魂篇》里的神总结就是“总是互相吵架,总是一直打架,天然卷发,吊儿郎当,性骚扰大王,既拖欠房租,又拖欠工资”,但“愤怒时从心底涌出怒火,高兴时从心底绽放笑容”,对伙伴的温柔和珍惜,让与他同行的人越来越多。

近藤和冲田在1868年里先后死去,冲田至死不知近藤被斩首的消息。土方比他们多活了一年,尸首不知道埋了哪里。土方死的那一天是阳历的6月20日,那一天,平行宇宙里的另一个马尾辫少年刚满20岁,前一年冬天将要过去的时候他刚告别了他的屠刀,而此时他也不再是束马尾辫的少年,他成了另一个人,这个人曾经陪着他自己在天台上流着眼泪咬辣仙贝,他在银魂的故事里换了相貌和姓名,一样大闹另外人间。

在《灵魂互换篇》里,银时和土方互换,其他人都换得乱七八糟;在《一个不如两个,一人不如两人》那集里,两个被手铐拴在一起的两人在面对众人的围攻时表现出惊人的同步率,真的是武功套路和想法都一样啊;为营救近藤他们而登陆黑绳岛时,银时和土方、冲田和神乐又不合时宜地对掐,这让心情沉重的阿妙重新露出了笑容——只要大家还是这么生龙活虎的打打闹闹,一切给人幸福的东西就都没有变。


在动画最终章《别了,真选组篇》,土方选了跟银时告别,俩人难得在平日里不是一见面就掐,两个惺惺相惜的人静静地交代着心事——万事屋三人选择了留在江户,是为了真选组三人安心的离开。最后把对方心头好的家常饭一口气吃下,还是要不约而同地吐槽“真难吃”。

ed里枫叶飘得太多了,啊不如说整个剧里枫叶都飘太多了,三叶篇和dl篇里都是,而志村家似乎就种着枫树。

冲田&神乐

  • 某一个主题是现在时的少年的ed,新八神乐与冲田
  • 大家脱光光举刀显身材的ed
    樱花飘得就更多了,op里早已数不胜数
  • hata皇子风的有很多高杉镜头的那个ed
  • 毕业的这个ed
  • 大家都是小时候有高杉对着松阳先生发痴呆的那个ed

萌哒哒的抖S二人组

这两个小朋友给我史密斯夫妇的感觉。

他俩颜值都好高,好般配呀(此处应有星星眼);一样腹黑,不折不扣地抖S二人组;一样的高技能,一个是真选组剑术最强,一个是宇宙最强战斗小夜兔。俩人的火花都是《银魂》的萌点啊。

赏樱篇里俩人的娱乐式较量最后变成真刀真枪的互殴,土方和银时则在一旁高调地引以为傲;独角仙篇里,俩人化身独角仙大王,亮出科幻大片式的大招;柳生篇里,因为冲田的一句“排卵日”,神乐一把把冲田扔了出去,冲田弄疼了神乐受伤的胳膊,神乐踢折了冲田的腿,没手没脚的俩人齐心协力地打赢了对方(当然最后神乐还忘不了报仇)。

冲田很在乎神乐。

银时失忆篇,冲田对神乐说小孩就应该到一边去吃昆布;鬼道丸篇最后,冲田说如果轮到给神乐介错时搞不好手会抖一下;在柳生篇,冲田说只有他能收拾神乐(要是别人欺负,他可不干)。

神乐很懂冲田。

死亡伏笔篇,神乐明白冲田不想让雾江听到真相,适时地把她打晕;真选组解散篇,在冲田马上释放杀手模式时,神乐鼓励了他。

在攀登黑绳岛的悬崖时,冲田及时抓住跌落的神乐,桥段再俗,用在他俩身上,心还是会被融化啦。

《别了真选组篇》,冲田当然来跟神乐来告别,告别方式比土方和银时火爆太多,一场酣畅淋漓的大战,互相托付“不许输给任何人”。

冲田&土方

宽容的哥哥和调皮的弟弟

冲田欺负土方,简直把其抖S属性诠释得淋漓尽致。

土方的蛋黄酱里被冲田放过很多次辣椒酱;冲田总是拿贴着土方名字的稻草人练剑;冲田在任何正常的情况下都会攻击土方,就连黑绳岛劫后余生,冲田拿出打火机给土方点烟的时候也不例外(土方是有多小强啊)。但是冲田就是搞搞恶作剧,没真相杀了土方——“给我撞前面那个抽烟的男人,但是别撞死了。”

土方很宠冲田的,比如冲田总是翘班,作为副长,他从没惩罚过他(当然估计冲田也不会听的),谁让他是自己深爱的女人的唯一的弟弟呢。

土方后于冲田来到近藤的道场,近藤重视他,三叶倾情他,冲田说土方出现后把他所有重要的东西都抢走。

因为三叶,冲田对土方有着很深的心结,土方拒绝了三叶的爱,作为姐控的他,就像新八对阿妙,只要姐姐满面笑容地跟喜欢的人在一起,他再舍不得,心里也是高兴的。所以土方的拒绝就是让他很不爽。但是他又何尝不明白,像他们这样每天在刀口上舔血的人,是没办法给女人幸福的。

冲田在内心深处是承认土方的。

冲田好像说过,近藤、土方和银时是他的三个损友。

三叶曾对银时说,“难怪那孩子会亲近你,因为总觉得你和那个人(土方)有些相似呢。”

《死亡游戏篇》是冲田的恶作剧之最,也是冲田的内心独白:或许许我不是讨厌你,我只是羡慕你吧,能轻易得到我想要的(大意)。

在解散篇近藤被抓走,真选组成员联合桂指挥的攘夷分子准备救近藤而土方不在场,是总悟站出来表态说现在局长不在,按照法度要听副长的指令。“不管是劫狱还是见死不救,都跟土方选同一条路,土方不动,他也不会动。”

在信念和追求上,他们应该是最志同道合的人吧——为了守护近藤守护真选组而战斗。

银时&高杉

最志同道合的对手

如果说银时已经把自己的过去埋葬,那高杉就是其中爬出来的鬼魂。与高杉间接交锋,是银时新生活深层的一股暗流;在《将军暗杀篇》两人正面交锋时,暗流冲上海面,所有心底的哀怨和纠结在刀光剑影中爆发。

在整部动画里,我觉得高杉这个角色悲剧感最强(或者说空知叔叔没给他什么喜剧成分),MADAO长谷川也很悲剧,但还可以苦中作乐,高杉哪有乐过?(特别喜欢高杉紫色的头发、配音、蝴蝶浴衣。)

松阳老师的死,不是银时的责任,如果是他,会做与银时一样的选择,这一点他何尝不明白呢?在他的左眼沉入完全的黑暗之前,映入眼底的是银时那张流着泪的脸,银时的沉痛和不舍,他又何尝不明白呢?他恨的只是自己的无能吧。

但死者已逝,生者还是要继续活下去——这个叛逆倔强的人需要一棵稻草,继承了松阳老师的意志的银时就是那棵稻草。如果地球上没有了银时,他也许再也不会回到地球上搞什么动静,直接在宇宙中就让地球灰飞烟灭了。

在高杉迷茫叛逆的少年时期,与银时的较量是一条路,把他引向松阳私塾,解除了他对“什么是武士”的疑惑。在攘夷战场上,两人互相托付——高杉说,老师就拜托给银时了;银时说,不准死。

银时对胧说,我不承认这家伙(高杉)的武士道,但在这个世界上最理解他的人也是我,我们憎恨的东西是一样的,要杀他和要保护他的人都是我。

银时对高杉的感情从来没有变过。

曾经看了很多动漫,第一次把动漫当“教科书”来看,第一次给看过的动漫写点什么。人性不就是这样复杂吗?人生不就是不如意中由点缀着小快乐吗?感谢空知大叔奉献了这么“另类”的作品。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