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蝶衣
一个命途多舛的悲情花旦,先是人间炼狱般的戏子训练,然后被太监侵犯,饰演卢姬的他,深刻感悟到从一而终的钟情,心酸的是,这份钟情是于他的师兄,在经历诸多的磨难还是没有消磨掉对师兄的那份情,可是人非草木,始终有血有肉,自己的感情没有得到回应,还要目睹自己的师兄如何与另一个女人相爱,何等痛心啊~
戏如人生,人生如戏,对于程蝶衣究竟是庄生梦蝶还是梦蝶庄生,我想他一生都没明白这个问题,经历军阀、抗日、解放战争,新中国成立,文革,改革开放,这么多的风风雨雨都挺过来,最终还是挥剑自刎,可能是良心责备可能是心灰意冷,也许对于蝶衣,了断是最好的结局~

再不分下就真的彻底混乱了……

菊仙
一个命途多舛的悲情妓女,对于段小楼她算得上是有情有义,倾尽心血,为了解救自己的男子,她为自己赎身,为了自己的爱情婚姻,她处心积累,这番处心积累完全用于对付程蝶衣,先是出尔反尔的要求蝶衣从日本军手中救出段小楼,然后用流产一事暗示段小楼离开蝶衣,但是最后的最后,自己最爱的男人,在文革的批斗下大喊,她是妓女,我不爱她,哎哟,心肝脾肺俱裂,想不到自己苦心孤诣所做的一切终究离不能摆脱曾经的身份,才发现自己的爱这么卑贱
哀莫大于心死,上吊了也算是一种对自己尊严的成全吧~

段小楼
唉,不多说,霸气骨气时有时无,被自己的师弟爱上了也不是他的错,不能回应也不是罪,夹在女人与手足之间的男人的确左右为难,不可能做到鱼与熊掌兼得,不如舍弃一方又为时已晚,三个人早就纠结成一个复杂的网,紧密相联,最后在文革的时候不就鱼死网破了~
嗷,报应么,最后那个盖世英雄的”西楚霸王”孤身一生了~

把家人的冲突放大文化大革命来爆发,真是聪明。不过文革真不是东西。另外,蝶衣和菊仙还都是痴迷的人,段小楼命好,人又务实,难怪最后只有他活下来。还好蝶衣含笑而死。文革里头,只有菊仙没揭发,所以只有她死了,虽然是自杀的。蝶衣太痴迷,这样的人都必死无疑。最后这样的死法,也算是个圆场的。一切由师兄师弟始,又由此而终。

不得不提的跑龙套:小四
呼,典型的利欲昏心的反骨仔,毫无知恩图报之心,最初以为他是个上进的孩子,渐渐才发现那是不断壮大的野心,最初以为他新青年,思想开拓,后来才发现那是卖主求荣,阿谀谄媚,噴噴,估计生在抗日,最可能做汉奸的是他才对~

印象深刻一幕:
澳门新葡亰官网app,take1日本人听戏和国民军听戏的反差。很难以想象(我是被教科书洗脑的高中生),那个乱哄哄的台下观众是自家人,而那些正襟危坐并礼帽鼓掌的是日本人,但搞笑的是,最后又来了一幕共产党的团结互助友爱的观剧场景,这个挺匪夷所思的
take2程蝶衣回到段小楼的居住的地方,正值风雨的晚上,蝶衣在窗外看着自己钟情的师兄如何与他的老婆情意绵绵,风雨交加,电闪雷鸣,屋内是颠鸾倒凤,屋外是肝肠寸断,想起进来前千般小心地走路想营造一个惊喜吧,却碰到这番场面,真是轻轻的来轻轻的去,不带走一片云彩…….

张国荣是用灵魂在演戏,从枪王到春光乍泄,再到霸王别姬,他演出来的角色都让人相信那就是他。真的,我心里的张国荣,比那些人物再多一点的,就是勤奋了。他跟他们一样的纯粹,这样的人最容易脆弱。就像蝶衣一样。他永远也学不会师哥那一套,人就是这样,各个有别。
所以,那个苟且的段小楼是灰暗的,而菊仙和蝶衣,给人留下更加深刻的印象。只是还嫌,巩俐的挣扎变现得弱了些,全剧看完,跟张国荣别的片子一样,脑子里就剩下他了。不过我想他也不是故意抢别人风头,那份神经质,那份深深的痴迷,是骨子里的。他的自杀,他的抑郁症,看来也不令人惊奇了。

人物关系梳理起来一大堆,但是从蝶衣入手,简单许多。他原本就是主角,从当妓女的妈妈砍伤蝶衣手指的时候就开始了。段小楼拍砖一段,怎样看也像是抛砖引玉。
按主次来,蝶衣和小楼是“青梅竹马”,两个人一同捱过学戏的苦日子,也是少年时期的潜移默化让蝶衣性格改变,凡事依靠小楼,也一辈子留恋小楼。不过,蝶衣先后被别的“爷”看上。先是被公公猥亵,之后得到四爷赏识,小楼却结了婚,娶进门了一个厉害媳妇菊仙,蝶衣和小楼的矛盾由菊仙引出,越积越深。
他们先后经历了日本人入侵北京,此时蝶衣显现出他的软弱和对京戏的深深痴迷,在他的价值观里,京戏就是一切,不管听众是什么“成分”,只要能欣赏他的戏,他就愿意卖命地唱。而小楼是识时务的,
菊仙也是,不过菊仙是女人,男人是她的天她的地,没了男人,她就什么也不是,这决定了在后来的文革批斗中,菊仙受不了她男人对她的不爱,不论真假,她都只能一死。不让蝶衣唱戏,蝶衣就天塌地陷,不让菊仙得到丈夫的爱,这个女人也是天塌地陷。
菊仙死了以后,师兄弟俩顺利熬过文革,几十年过去了,兄弟两个还能够继续唱戏,不能不说是万幸了。这里编剧挺仁慈的,也许是小四明白了蝶衣和小楼的苦衷,最后放他们一马,两个人经历兵荒马乱得以保住性命,再练霸王别姬,舞台换了,布景换了,偌大的体育场里浓墨重彩的他们显得有些滑稽,不过还好,人还是那个人,戏也还是一样的戏,程蝶衣笑了,到最后,他满足了。以他的死结尾,平添一份悲壮,又是一份幸福,蝶衣实现了他要跟师兄唱一辈子戏的梦想,他的自刎,又似乎预示着京戏无可奈何的衰亡。
别的人物交待,也都是简单几笔,即勾勒得活灵活现。从蝶衣妈,到师傅,到戏院老板,到袁四爷,还有小四,每个人都是有血有肉,且逻辑清楚,脉络清晰的。这真的挺少见。

相关文章